蟋蟀城网——蟋蟀论坛

 找回密码
 请使用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52|回复: 8

转载——激情燃烧的岁月(1)(作者:中国蟋蟀网“江北第一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9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蓟门烟树 于 2019-7-9 09:36 编辑

激情燃烧的岁月(1)
作者:江北第一虫
        想想在潜水快两年的时间了吧,在火赤链风靡中国蟋蟀网的时候,让我们这些曾经的撬子手再回忆一下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吧。
       宁阳的蟋蟀发展的路程开始应该在1990年左右,其发源地在泗店的古城村。据说古城村民和天津高级贩子的祖辈有世代的交往。可以说1990年到1994年为宁阳蟋蟀发展的初期,这个时候的宁阳并没有出现较为专业的撬子手。古城当地的村民主要为来自天津和北京的虫友提供向导服务,或者是更纯粹的人情关系。这个时候的宁阳蟋蟀的主要产地,是来自古城村。说起那个时候的蟋蟀捕捉,大家都想想不到的!刚开始的蟋蟀捕捉主要是在农村的厨房开始的,当时的天津撬子手是专业的老师,由于方言的差别,天津人嘴里的蛐蛐在宁阳的农村大多数人的想象中是农村老厨房的灶鸡,闹了好大的笑话。慢慢的天津的老客,在村中的老房墙角慢慢的渐有收获,但那时的蟋蟀产量主要是停留在自己玩的境界。1992年后,慢慢的天津的老客拉作为向导的村民入伙作伴,渐渐的演变为一些小的物资奖励。那时的村民还开发出了一个蟋蟀的高产地,便是著名的北方麦秸垛。可以说那时的天津老客和来自宁津的专业撬子手,培养了宁阳的第一批专业撬子手。渐渐形成了一个小的自由市场,当时的市场蟋蟀的价格,呵呵!论个的,五角一个,要你的便不错了。这个时候的古城出现了宁阳的第一个代表品种,古城宝剑翅,这种翅主要以大青为主,配以白棍牙。当时的宁阳由于收虫的人少竞争小,市场上热销的便是重色面的蟋蟀。以至于,后来的玩虫人误认为宁阳的虫子都是晚熟品种。
        说一下宁阳19941997年以后吧,这应该是宁阳的第二个阶段这个阶段我是亲身经历的,那时的我还上初中,星期天到我古城的同学家去玩,第一次接触了这个小精灵。这个时候的捕捉已经渐渐的深入到了古城广袤的田野。但大家还是主要在田野的机井旁、田埂上,当时的宁阳已经有人碰到好运气,白牙青,紫督,方青各种的重色虫和中色路的青虫已有一定的产量。当时能捕捉此类高级货的,主要还是前期天津老客培养的撬子手。1995年是宁阳市场的转折年,随着上海、北京客商的涌入,蟋蟀的市场有了竞争,这时的我和我的同学已经再跟同学的老爸学习捕捉技术了,我也第一次接触了比较高的捕捉技术:听叫。说句不客气的话,我对蟋蟀还是很有天赋的。我是比较好动的性格,在翻动田埂上的乱石堆,老机井的老砖块总能在一翻乱跳的油葫芦、棺材板中,一眼定准一只看好的蟋蟀,并且在乱草堆中把它捉出来。所以,同学的老爸很喜欢我,夜里听叫时总让我陪他。渐渐的我经常的去市场卖蟋蟀,认识了上海的一个老客,卖给他蟋蟀时有一天,他把我叫到一旁送给了我一本蟋蟀书。那是一本白皮的上海科技出版社的书吧,名字叫《蟋蟀的捕养斗》吧。很薄的一本书,呵呵现在想起来,很感激那位老先生。
        言归正传吧,这天夜里我又和同学的老爸到田野里听叫,我们走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中,去专门的寻找老的机井,或变电站,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这些地方是高级蟋蟀的高产地。但可惜的是,周围的能捕捉的地方时越来越少。我当时就问同学的老爸,田野的玉米地里蟋蟀叫的非常多,为什么不到玉米地去捕捉呢?大家也许觉得很奇怪,其实当时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便是玉米地里面的杂草非常多,且夜间里面非常的黑,谁会不要命的去这种环境?另一个关键的原因,1995年前的麦子不是用联合收割机来收的,玉米是收完小麦的套种农作物,1995年前的宁阳玉米地是没有麦秆的,可以说宁阳1995年前在玉米地捕捉蟋蟀难度非常大。就在这天我们破天荒的转入玉米地。进入后才发现,现在的玉米地和往昔的大有改变。前期农作物小麦的秸秆已经有翻天覆地的改变,小麦的秸秆有下半部分已经的腐化为半腐殖质上面的部分,变化却很小。这种环境很适合蟋蟀的繁衍,一进入玉米地发现,半腐化的麦秸上是蟋蟀油葫芦及棺材板的安乐窝。一脚下去,不用刻意的去用脚跺就有几十只油葫芦和蟋蟀的混合群纷纷跳出,太不习惯了,搞个我同学的老爸也手忙脚乱。我们在这浓密的玉米地里也不知捉了多长的时间,反正是捉到一个大的结果下一个会更大。呵呵,就这样捉了放小的,又捉大的战果实在太辉煌了,所有的小罐及竹筒都满了。嘻嘻,真是再也找不回那时的好时光了。第二天我们去蟋蟀市场的时候,真是发了!十几只蟋蟀卖了大概几十块的样子,那时候还真没好好看看卖的蟋蟀是什么样子。就是记得,上海老客看到我们的蟋蟀脸上的表情顿时扭曲了。一口气把我们滴蟋蟀全买了,几乎全是他老人家给的价,这个给你五块吧老乡,这个还是五块。呵呵,看我们好多,于是打包了。。。。。当我们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那一年我和朱大伯发了个小小的财!
        到了1996年,我上完初中后,厌倦了上学,开始了打工的生活。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如饥似渴的自学了蟋蟀的理论知识。当然,就是见到有关蟋蟀的专业书籍就买下来,闲下来时就看,终于自己也悟出了一点东西,每年的秋季好好地实践。其中还上过王际云老师的捕捉蟋蟀的培训课,学到了很多的知识。这一年的秋天,蟋蟀的市场经过前几年的发展已经在泗店形成了很有规模的市场。
        这天我来到了曹村的地里,宁阳的天气在夜间的上半夜真的好热。我和朱大伯,夜间九点准时的下地。这是合作几年,慢慢积累起来的小经验。我们这个团队,捕虫的主力军还是我和同学的父子俩,还有几个村子里胆子大的中年劳力!这个时间段,蟋蟀都出来觅食,选择好容易出现好虫的环境,只用矿灯照在地上慢慢的寻找便好。这便是,撬子手嘴里的专业名词——“蹚地。这种活,要的是超凡的体力和眼疾手快的基本功。你想在稠密的玉米地,你的身体是直不起腰的,还要集中你的全部精力看着你蹚过的每一小片麦秸,选择你看中的蟋蟀。一个高级的撬子手,地上的哪一只蟋蟀是合格的不用捕捉起来看的。一眼便知是不是,能达到基本的要求。宁阳的蟋蟀资源虽然异常的丰富,但还是不合格的还是占了九成以上吧。我们就在这密不透风的玉米地里,半弯着腰忍着嗡嗡叫的轰炸机的叮咬,慢慢的寻找着。天气真闷呀,但大家都没觉得过累。汗水已经浸湿了我的迷彩服,汗水滴到眼睛里更是痛苦涩的要命,已经过了半晌地了,还没有很上眼的。按照我们白天选择的这块地应该是出蟋蟀的好地势,玉米长的也非常的粗壮,墨绿的叶子,鼓鼓的棒子穗。再就是,这个地里的油葫芦长的也太壮了,又黑又大真是好漂亮的。我好奇的徒手捉了一只大的攥在手里,没想到这个家伙咬的我的好痛,忍不住大叫起来。。哎唷,你个狗日的还咬人呢!我气不打一处来,重重的把它甩在地上。这家伙,地上全是秸秆,居然让他逃了。。。。。呵呵,我马上追过去,他逃的好快,我追了好几垄才追上,这抬头一看也不知到了哪一垄了。刚弯下身子用手捉,这家伙滑的很,没了命的往麦秸底下钻。我更气了,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你搞出来!我这才发现,这一朵麦秸。比普通的要厚些,再往下翻发现并不是麦秸厚,而是一个隆起的土包。上面还生长了一些稀疏的杂草,管他呢,咬了我就让你没命!小样!不信捉不住你!胡乱翻了几下,从麦秸里竟然的又逃出了几只油葫芦。妈的,见鬼!油葫芦一只比一只大,蟋蟀一只也没见。我气得牙痒痒,死劲的跺,oooO ↘┏━┓ ↙ Oooo ( )→┃┃ ←( ) !突然,一只黑乎乎的家伙蹦了出来,我一个箭步上去,我踩!没想到这家伙,在我踩只前好像有预知似的,稳稳的朝前跳了过去!我小心翼翼的,慢慢接近刚想把它跺成肉泥,奇怪了灯光照在它的身上好像是一只蟋蟀!好大的一只呀;几乎和油葫芦一样了!我的心砰砰的乱跳!所有的疲惫,好像瞬间消失了。刺眼的矿灯照在它的身上,反射出一股妖艳的晕光!它却一动不动,我和这只蟋蟀好像是瞬间定住的照片一样!等我不动声色,把罩子迎着它那颗又黑又亮的头稳稳的摁下去时,它稳健的向上一跃!哇!太爽了,好像我的手就感觉到了它的重量!其实不是蟋蟀的重量,是蟋蟀跃起冲击网罩的力量!我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到了我的小罐里!心里想不能在这里欣赏,这只我绝对有感觉!不放心,又用好几根橡皮筋把小罐捆了个结结实实!生怕,它会飞掉一样!回过头来一看,这片小土包,应该还会有,我慢慢的清理着,哎呀里面的蟋蟀太多了,都是又肥又大母三尾!有十几只的样子,还有几只形象猥琐的油葫芦,呵呵!爷今天高兴,就饶了你们吧!我用钢钎拨拉着剩余的麦秸,还有那不是很多却很乱的杂草!突然,钢钎好像划拉到了石块似的,起了一串的火星!见鬼,怎么大田里还会有石头!我用灯仔细地一照,用钢钎刮掉上面的老土!只见这块青石面上毅然写着:**之墓!啊!!!!我大叫起来,更恐怖的事来了,这时的矿灯忽闪忽明,矿灯没电了。。。。。。我拼了命的回头乱跑,只听得后面的玉米叶噼里啪啦的乱作一团!有个东西像在紧紧的追着我。。。。。。。等我跑到地头的时候,是帽子也跑丢了,矿灯也只剩了背上的电瓶!灯头早不知哪里去了!我在地头上拼命的喊;“老朱;老朱,老朱!”老朱和我们的伙计一同赶来,忙问我;“小军怎么了?怎么了?”老朱用矿灯一照,才发现我的脸上是惨白惨白的!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我带着哭腔说,大爷,我们回家吧!”宁阳的伯伯俗称大爷。朱大爷看我惊魂未定的样子,像他的手下招呼道:“今天到这里吧,收工了,收了!!!”
        等回家后,才发现天不早了,两三点的样子!几乎所有今天来这个地块的伙计,都说这片地邪的很,没什么大虫的!然后大家嚷嚷着,明天再也不去那个烂地方了。。。。。大爷也劝我道:“小军累了吧,睡会吧!”我惊魂未定的说好吧!我去找小伟一起睡!其实这一夜,我都没怎么睡,我和小伟讲着那吓人的一幕!小伟当然不关心我说的遇到鬼,说“你逮到虫了吗?”不说我还真忘了,都吓傻了!就这样挨到天亮,我和小伟赶紧起来,找我脱下的破迷彩服。还好,幸亏迷彩服的口袋比较深,我又拉上了拉链!还在!我和小伟高兴坏了,小心翼翼的打开,小伟迫不及待的抢过去看了一眼。便抿嘴笑了,“呵呵!还以为是多好好的蟋蟀呢,原来是只大猴子!”猴子即南方所说的:老咪!我伸手便夺了过来,一看!傻眼了,可不是吗!这只虫就像在脖子外,另换了了一个大号的头似的!出奇的夸张!不过太大了,小罐好像装不下它似的!它在里面好像很安静!一动不动!不过真的很像蟋蟀,小伟便把他的父亲叫来了!大爷看到这只虫觉得也很搞笑,呵呵!连忙说:“我也没见过这样的,换个大号的罐子吧!”换罐子的过程,我和小伟还非常的怕它逃掉!没想到,他格外的老实甚至从小罐子里根本倒不出来.我们小罐子的口朝下,用力的拍罐子的底,小罐的土都松脱了,他还是稳稳的抓在小罐子的底上!终于用手指,把它捅到大罐子里。它翘起大腿一动不动,等环境熟悉后,只见那两根有神的触须到处伸展!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放在大罐子里我们看的更仔细了,这确实是一只蟋蟀,不过它的头太大了。好像勾着头似的,又好像头太大,脖子承受不了这样的重量!它通体都是黑的!身形也是异常的方正!大爷便说道:“小军这是个好虫子,我们多去几个人!帮你去卖!”
        于是,我和小伟还有大爷三人便去了泗店!走到泗店后,选了一个老板模样的客商,记得应该是南通的,当时问道“小伙子有大虫吗?”我怯怯的指了大爷一下,大爷便把罐子递了过去。这个南通的客商穿戴的很文雅,看上去很儒家!我们卖给他也好几次虫了。当他打开罐子时,看到他的表情很奇怪!像我在田野里刚见它一样!僵住了!等他回过神来,旁边的他朋友想看一下!他的手好像很不情愿的递过去!不由自主的手紧紧的攥着罐子!旁边他的朋友应该是他的下属,呵呵!他的朋友看他这个样子,忙递了一根草,他才回过来神!打了一草,我清楚的看见这只蟋蟀长了一副并不高级的黄板牙!但是太大了!好多朋友,问起我见过的大牙。我跟他们讲像黄豆芽上豆瓣一样!南通的朋友,真的被震住了!是呀,这么多年了,依然记得这只蟋蟀的黄板牙很亮!像牙的表面涂了一层清漆一样,确切的讲那是蜡光”!虫的神态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浓的像黑李子似的头上看不见是什么样的斗线!“老乡这只虫卖多少钱?”其实,那个时候卖虫的是基本上没有定价权的!你看着给吧,大爷其实是个老实人.由于虫大看的人也围了上来,“老乡100块吧”。我没听错吧,那个时候100块真是大数字!一头牛才卖800块!这时大爷也可能愣住了,他用怪异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是想,这小子真走运!但南通的朋友可能是误会了,“120块可以了吧?老乡咱们都是老关系了!你看你的虫脖子上都坏了个洞还不知能不能养好!”呵呵,说到这里我就想笑,那时的我还真相信了!这也是我记忆中见过的最好的烂斑项,像铺了一成铁砂!“好了,好了”南通另外几个朋友,打着圆场!终于它换来了我虫财富的第一个高价值!想知道这条虫斗的怎么样,那个南通的几个朋友第二年在小伟家住下了,一下就是五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9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伏山市场塌了,我每年还是去伏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9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2000年开始,在古村收了三年,哪会蛐蛐真便宜,一 、二 块銭就收到不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9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都说坟墓堆上出好虫,果真如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9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尽是白虫 ,往事已成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鼓楼小段 发表于 2019-7-9 11:09
伏山市场塌了,我每年还是去伏山。

2012年去堽城那边蛐蛐还挺多的,个头也大,转过年就不行了,这些年没去宁阳北边收过蛐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老头 发表于 2019-7-9 12:48
从2000年开始,在古村收了三年,哪会蛐蛐真便宜,一 、二 块銭就收到不错的,

古城谷村开发的都比较早,现在市场都还行,但都不是当地蛐蛐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恋 发表于 2019-7-9 15:24
都说坟墓堆上出好虫,果真如此。

哈哈,作者写文章说的那会资源丰富,真是怀念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书红在线 发表于 2019-7-9 19:50
如今尽是白虫 ,往事已成空

其实秋虫还是占了一定比例的,只不过好的秋虫很难见到了,资源都被大户和贩子们垄断了。像咱们这样的爱好者,浪里淘沙,弄点小蛐蛐玩玩得了,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请使用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0534-5886020(山东)|010-68485953(北京)|手机版|宁津蟋蟀文化及产业发展研究院 ( 鲁ICP备12010671号-1 )

GMT+8, 2019-9-19 08:14 , Processed in 0.13281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蟋蟀城网 蟋蟀论坛

返回顶部